煤质甲醇利润大幅增加,而埃及和巴西也已经表示不会加入OPEC的减产

甲醇周报(11.20-26):下游利润遭挤压,上涨承压 原创 米斗研究中心
米斗资讯 米斗资讯 微信号 midou888_zx 功能介绍
浙江明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属专业资讯窗口 「利多」1.
鄂尔多斯两套甲醇装置因事故停车,甲醇开工率有所下滑;2.
内地企业库存不高,部分企业多次调高售价,出货顺畅,心态较好;3.
外盘重心坚挺,港口库存处于低位,利多港口现货;4.
丙烯重心上涨,西北甲醇制烯烃装置运行正常,烯烃采购良好。「利空」1.
动力煤弱稳,煤质甲醇利润大幅增加,成本端偏空;2.
国外甲醇装置开工略有回升;3.
传统下游利润遭积压,开工欠佳,且进入冬季,传统下游需求或减弱;4.
原料价格较高,MTO利润明显下滑,浙江兴兴停车。「综上」国内商品整体维持上涨趋势,市场氛围良好,甲醇主力期货合约上涨后高位震荡,重心坚挺。原油基本面好转,重心持续上涨,利多化工品。成本方面,动力煤弱稳,煤质甲醇利润大幅增加,成本端偏空。供应端,鄂尔多斯两套甲醇装置因事故停车,甲醇开工率有所下滑,上周开工率62.69%,环比上周大幅下跌3.93%;国外甲醇装置开工略有回升,但检修装置仍较多,进口到货有限,港口库存处于低位,截至上周总量为40.50万吨,环比增加0.04万吨,增幅0.01%。现货方面,内地企业库存不高,厂家出货顺畅,部分企业多次调高售价,局部涨幅超200元/吨。需求端,传统下游重心涨跌不一,但原料价格大涨,利润空间进一步减小,开工情况欠佳,后期进入冬季,传统下游的需求或继续减弱;丙烯重心上涨,西北甲醇制烯烃装置运行正常,烯烃采购良好,但MTO利润明显下滑,浙江兴兴停车。甲醇基本面较好,现货走势较强,基差263,期货贴水幅度扩大使其下跌较缓,后期若现货走弱,则甲醇或有较大跌幅,操作上建议多单高位平仓,高位试空。

【最新研判】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论聚烯烃产业链利润传导的“快”与“慢”
原创 米斗研究中心 米斗资讯 米斗资讯 微信号 midou888_zx 功能介绍
浙江明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属专业资讯窗口
前言除非盈利性机构外,一切盈利性机构经营发展的根本和前提是:“持续性的盈利”。因此,利润指标或许可以成为判断企业、甚至行业发展繁荣程度的重要指标。反观聚烯烃产业链,上游石化生产企业行业景气度高、话语权较强、产销利润丰厚,以产销平衡为核心诉求;传统中游贸易企业以博弈进销差价以及库存管理收益为利润来源;下游塑料制品加工企业因行业以及成品定价方式的差异化,导致企业利润对原材料价格波动呈现出不同的敏感性,如农用薄膜常年生产、季节性需求明显,原料、制品价格均波动较大;而工业薄膜的制品价格常年维持稳定,容易受到原材料价格波动的冲击。但是,随着聚烯烃产业链金融化程度的不断加深:如新型贸易模式的涌现、资本市场波动幅度和频率的加强等冲击,导致塑料价格波动时,产业链上企业经营利润稳定性易受到挑战。那么,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是否存在利润压缩的边际,即当产业链某一环节的利润被动压缩或扩张到历史极值附近,是否会对产业链自身供需平衡造成显著影响,进而对价格产生反向推动力;是否存在所谓的产业链利润传导,它发生的速度、方式以及存续时间又是以何种形式呈现的。核心观点:如果以上游企业的加权平均利润这一数据作为行业基准利润的衡量指标,通过观察,可以得出以下几点发现:①2016年之前,煤头聚烯烃利润持续高于其他各工艺;同时,2014年-2015年底,煤头聚烯烃利润呈现下滑趋势,逐渐靠近行业平均;②油头聚烯烃利润持续性的与行业基准利润高度吻合;③外购甲醇工艺路径利润波动幅度大、频率高,且在某些时间段内有明显跌破盈亏平衡点的现象。聚烯烃下游利润的加权平均计算相对复杂也比较困难,其波动主要受原材料价格影响。笔者考虑化繁而简,仅采用主要制品的利润作为跟踪指标,来近似的模拟。在一个相对的概念尺度上,当聚烯烃产业链上下游利润“背离”到一定程度时,会出现产业链上下游间利润的传导,进而驱动价格朝某一方向运动。以2014年至今为基础的三年统计样本来看,聚烯烃产业链上下游间利润的传导过程多数都维持在6个月左右。另外,我们注意到,2016年四季度至2017年2月左右,PP上下游加权平均利润出现十分明显的同向波动趋势,笔者认为,这可能和产业链自上而下的全产业链补库、去库有关。只存在极少数的时间段内,下游加权平均利润近似接近、甚至超过上游加权平均利润;而在多数时间内,上游加权平均利润远高于下游加权平均利润。上游加权平均利润的极高值相对平稳,而低点却“参差不齐”,本质可能是MTO利润的边际的调节。更进一步的说,是通过MTO利润边际的变化来驱动供需平衡的修复,进而最终驱动价格的运行方向。换言之,笔者认为,成本推动的本质或许是利润驱动,其传导路径是:利润驱动供需派生,进而引导价格向基本面修复。每当聚烯烃产业链上游加权平均利润达到阶段性低点,且下游加权平均利润在阶段性高点时,也对应着MTO综合利润的低点,而MTO边际利润的减少将驱动聚烯烃产出的边际下滑,进而支撑价格,使得上游加权平均利润开始好转,而下游加权平均利润开始下滑,产业链利润的反向传导开始。笔者认为,供需的变化有两种发生方式:一种是主动的,一种是被动的。何谓被动:笔者认为,装置的计划投产、计划检修等属于被动变化,因为这已经在计划内,只是需要根据时间被动执行即可。何谓主动:笔者认为,供应和需求主动增减的核心或许是企业利润的现状或者说预期的变化,广义利润(包括上游生产企业产销利润、中游贸易商基差套保利润、购销利润、以及下游塑料加工企业的制品利润等)的好转会驱动供给增长、需求派生,反之,广义利润的下滑将会驱动供给收缩、需求萎缩。正文本文中,笔者主要尝试论述聚烯烃产业链上游和下游之间的利润传导情况,并辅以实证数据来进行验证和说明。对于中游贸易企业的利润演变,本文不做过多的阐述。一、聚烯烃各种不同工艺路线下的上游利润比较随着科技进步,聚烯烃产业链上游生产工艺呈现“多元化”发展趋势,油头工艺仍旧占据优势,整体利润丰厚,但是各工艺利润存在显著差异。上文图1和图2中,分别是聚丙烯和聚乙烯上游各工艺的利润走势对比;另外,两幅图中黑色线条代表各自产业链“上游的加权平均利润”,其具体算法是:我们知道,2016年聚丙烯产能来源中,各工艺占比分别约为油头占比58%、煤头占比22%、外购甲醇占比6%、外购丙烯占比7%以及PDH占比7%;另外,2016年聚乙烯产能来源中,各工艺占比分别约为:油头占比81%、煤头占比15%以及外购甲醇占比4%。随后,通过各工艺利润计算公式得出相应的利润数额,再将得出的利润数额分别乘以相对应的产能占比权重,并进行加总,再按照时间序列依次计算,最终得出聚丙烯和聚乙烯各自的上游企业利润加权平均。如果以上游企业的加权平均利润这一数据作为行业基准利润的衡量指标,通过观察,可以得出以下几点发现:①2016年之前,煤头聚烯烃利润持续高于其他各工艺;同时,2014年-2015年底,煤头聚烯烃利润呈现下滑趋势,逐渐靠近行业平均;②油头聚烯烃利润持续性的与行业基准利润高度吻合;③外购甲醇工艺路径利润波动幅度大、频率高,且在某些时间段内有明显跌破盈亏平衡点的现象。针对上述现象发生的缘由以及由此所产生的影响,笔者将在下文尝试进行一些猜想和验证:2014年煤化工投产进程加速,导致聚烯烃产能供给加速,叠加能源价格保暴跌冲击,聚烯烃价格重心下移,上游利润压缩显著。一方面,从数据上来看,聚丙烯方面,自2014年7月至12月,煤化工共计投产五套装置,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区,产能共计增长210万吨,按照时间先后顺序分别为:陕西延长中煤榆林、中煤榆能化、神华宁煤、宁夏宝丰和陕西蒲城清洁能源。聚乙烯方面,自2014年7月至11月,煤化工共计投产两套装置,集中在西北地区,产能共计增长60万吨,按照时间先后顺序分别为:中煤榆林和宁夏宝丰。2014年聚烯烃煤制产能的有效供给增加了市场可流通货源,供应边际增长情况下,对价格起到一定压制作用。但是,从内蒙坑口煤价来看,并没有出现上涨,反而是出现了小幅度下跌,反而是贡献了利润增长的力量。那么,煤头利润下跌问题出在哪?另一方面,我们注意到,2014年中旬至2015年初,受OPEC宣布“不减产”消息影响,国际原油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WTI主力价格一路从105美金/桶下跌至45美金/桶;相应的,PP期货主力价格从11000元/吨附近下跌至7000元/吨附近,幅度近4000元/吨,跌幅约36.36%;PE期货主力价格从12000元/吨附近下跌至约8400元/吨,幅度近3600元/吨,跌幅约30%。因此,2014年煤头利润的显著回落,主因可能来自油价下跌导致的聚烯烃价格下滑,次因可能是供给端的边际供应增长。截止目前,聚烯烃油头工艺仍旧占据较大比重,油头聚烯烃利润持续性的与行业基准利润高度吻合。从图5和图6中我们注意到,2016年聚丙烯和聚乙烯上游产能来源中,油头工艺占比分别为58%和81%。从数据来看,PE端上游仍旧是油头工艺占优,权重较大;而PP端上游却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油头工艺占比持续下滑,而煤头、PDH、外购甲醇等生产工艺市场份额不断提升。因此,受权重影响,通过对上游利润的加权平均计算,油头利润波动趋势仍旧和行业基准利润波动趋势相符。外购甲醇制烯烃装置利润多次打到盈亏平衡,或许成为聚烯烃市场国内供给的边际变化因素。简单来讲,MTO工艺的基本定义是“甲醇制烯烃”,但是甲醇的来源又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内地煤制甲醇,一种是外采甲醇。对于内地煤制甲醇来说,其实就是煤制烯烃(CTO)环节中的一部分,先由煤炭加工到甲醇,进而再加工至烯烃。我国多数煤制烯烃装置集中在西北一带,主要原因是离煤炭产出地较近,成本低廉。因此,可以说此时MTO是CTO中的一个环节。对于外采甲醇制烯烃装置来说,主要是指从中东、伊朗等地外购的进口甲醇,以及生产装置周边甲醇生产企业采购,外采进口甲醇制烯烃装置多数集中在华东沿海一带,如宁波、连云港等地,主要原因是接近港口而偏离内陆甲醇主要产出地区,因西北至华东运输费用较贵,从今年开始,华东MTO装置从内地采购甲醇没法达到效益最大化,这也可能是由于近几年西北地区烯烃装置投产较多,导致西北甲醇价格相对华东优势并不明显;而在以往几年,华东MTO装置外采西北甲醇仍旧有一定经济效益。但问题是,港口甲醇价格波动较大,受海外市场影响显著,同时叠加其他基本面因素,如近月盘面“挤仓”、低库存、运输截流等,导致短期内甲醇价格出现大幅度上涨,容易导致华东外购甲醇制烯烃装置的利润逼近盈亏平衡点,甚至亏损。而当华东MTO利润被压缩到盈亏平衡点附近、甚至亏损的时候,会导致装置生产的降负运行,甚至停工,进而减少了烯烃产品的产出,使得国内聚烯烃产业链供给端出现边际的下滑,进而对价格起到支撑作用(具体数据验证将在下文说明)。另外,需要明确的是,单纯以甲醇制烯烃来计算MTO装置利润不具有参考意义;这是因为,除聚烯烃产品外,MTO装置也会产生衍生产品,会有额外的盈利。我们知道,目前工艺上甲醇制烯烃的消耗比是2.8:1,即正常情况下,消耗2.8吨甲醇可以产出1吨聚丙烯。如果用这个公式来计算华东MTO利润,会发现在多数的时间里,MTO利润是亏损的。但实际情况是,多数华MTO装置其产出并非单一的聚丙烯或者聚乙烯,如宁波富德(禾元)装置,其产出不仅有聚丙烯,还有MEG等其余衍生物。因此,为进一步真实的刻画实际装置情况,华东MTO利润需要跟踪的是综合利润,或者现金流(即0.5*PP+0.826*MEG-2.8MA=MTO现金流),如上图7和图8所示。目前,值得关注的几套外购甲醇制烯烃(这里笔者主要指产出聚丙烯)装置见表2,包括华东的宁波富德装置、常州富德装置,华北地区的联泓集团,西北地区的神华榆林装置。二、聚烯烃下游利润加权平均,近似的模拟聚烯烃下游利润的加权平均计算相对复杂也比较困难,其波动主要受原材料价格影响。笔者考虑化繁而简,仅采用主要制品的利润作为跟踪指标,来近似的模拟。首先,计算PE下游利润的加权平均指标,笔者将PE下游主要分为农膜和包装膜两大类,消费占比分别为约20%和80%。本文中,笔者主要计算了PE下游双防膜、地膜和缠绕膜的利润。随后,计算出各自的加工利润,并乘以相应的权重来计算PE下游消费的加权平均利润。其次,计算PP下游利润的加权平均指标。基于真实数据有限的情况,笔者这里简单的仅以BOPP的利润来近似的代表PP下游利润。在加工费上,笔者采用了1300元/吨的数据,这一数据符合目前华东温州、宁波等地一带BOPP膜厂的加工费。从上述两图中,可以清晰的发现,在多数时间内,聚烯烃原材料价格高位时,对应着下游制品利润的低位;反之,聚烯烃原材料价格低位时,对应着下游制品利润的高位。三、聚烯烃上游与下游之间的利润传导是否真实存在?在一个相对的概念尺度上,笔者认为,当聚烯烃产业链上下游利润“背离”到一定程度时,会出现产业链上下游间利润的传导,进而驱动价格朝某一方向运动。具体来讲,主要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当上游利润偏高,而下游利润偏低时,产业链利润份额存在从上游让渡至下游的驱动,此时相对应的或出现下跌行情;第二种情况、当上游利润偏低,而下游利润偏高时,产业链利润份额存在从下游让渡至上游的驱动,此时相对应的或出现上涨行情。在图11和图12中,笔者分别刻画了PE和PP上下游加权平均利润和价格走势的对比;其中,蓝色实线代表聚烯烃上游的加权平均利润,红色实线代表聚烯烃下游的加权平均利润,绿色实线代表相应的聚烯烃现货价格走势。另外,蓝色虚线代表上游加权平均利润的极高值点位,红色虚线代表下游加权平均利润的极低值点位。仔细观察上述两张图,就2014年至今三年的数据统计来看,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的现象:第一点,当上图中蓝色圆点远高于红色圆点的时候,并且各自触碰利润极值时,即上游利润远高于下游利润时,后市往往都跟随着一波趋势比较明显的下跌。例如,2014年中旬至2015年1月左右,2015年6月左右至2016年1月,以及2017年1月左右至2017年6月初等时段,聚烯烃上游加权平均利润从蓝色虚线的极高值附近持续下跌,而下游加权平均利润从红色虚线的历史极低值附近持续回暖,持续时间约莫均在6个月左右。换言之,以2014年至今为基础的三年统计样本来看,聚烯烃产业链上游利润让渡至下游的传导过程,多数都维持在6个月左右。另外,我们注意到,2016年四季度至2017年2月左右,PP上下游加权平均利润出现十分明显的同向波动趋势,笔者认为,这可能和产业链自上而下的全产业链补库、去库有关,这里不再详述。第二点,只存在极少数的时间段内,下游加权平均利润近似接近、甚至超过上游加权平均利润;而在多数时间内,上游加权平均利润远高于下游加权平均利润。从图15和图16中直观的观察,我们发现,整体蓝色实线是高于红色实线的,即多数时间里,上游加权平均利润是高于下游加权平均利润的。这符合聚烯烃产业格局,因为聚烯烃上游企业行业集中程度高、准入门槛高,拥有相对较强的话语权和渠道销售能力,产销利润有天然的优势。而随着产业链的垂直深度的不断向下拓展,我们发现,下游行业准入门槛相对较低,导致参与者众多,但良莠不齐,市场竞争激烈,利润被不断压缩。无独有偶,在某些时点上,下游加权平均利润会接近、甚至超过上游加权平均利润,例如,2015年初、2016年初自己2017年中旬等时点。同样,每当下游加权平均利润接近、甚至出现下游加权平均利润超过上游加权平均利润时,上述三个时点后都出现了下游利润让渡给上游的现象,即上游加权平均利润回暖、下游加权平均利润回落,这一过程往往也有6个月左右的存续性。换言之,以2014年至今为基础的三年统计样本来看,聚烯烃产业链下游利润让渡至上游的传导过程,多数也都有6个月左右的存续性。第三点,上游加权平均利润的极高值相对平稳,而低点却“参差不齐”,本质可能是MTO利润的边际的调节。更进一步的说,是通过MTO利润边际的变化来驱动供需平衡的修复,进而最终驱动价格的运行方向。换言之,笔者认为,成本推动价格的本质或许是利润驱动,其传导路径是:利润驱动供需派生,进而引导价格向基本面修复。首先,笔者尝试解释为什么聚烯烃上游加权平均利润的极高值相对稳定。笔者认为,这可能是由聚烯烃供给弹性不足以及下游利润零界点共同决定的。从上述图中我们注意到,聚烯烃上游加权平均利润的极高值基本都是在2500-3000元/吨附近,每每触及此处都会回归。笔者猜测,其核心可能是由两个方面共同决定的。一方面,从聚烯烃产业链的上游供给格局来看,目前整体上游企业开工率在95%-100%之间,甚至超负荷运行,供给弹性相对不足(关于聚烯烃产业链的供需弹性问题,具体可以参考笔者的上一篇文章《微观经济学视角下的聚烯烃价格安全边际,骗局还是真理?》)。因此,每当上游加权平均利润持续性好转,并且逼近2500-3000元/吨的历史极高值区间时,基本上也达到了上游企业开工率的高峰,或者说供给端的最大边际增量,市场压力最大。另一方面,我们注意到,每当聚烯烃上游加权平均利润达到历史极高值时,往往也对应着相应价格的阶段性高位,同样,也是下游利润的历史极低值区间。换言之,原材料价格的涨幅可能超过了下游企业的制品提价速度,进而压制了经营利润,降低了企业的补库意愿,导致原材料需求拐点出现,进而拖累价格,进而传导至上游利润的拐点,即上游加权平均利润可能已经达到极高值,并且开始回落。上述两点叠加共同导致了聚烯烃上游加权平均利润的极高值相对稳定。其次,笔者尝试解释为什么聚烯烃上游加权平均利润的低点呈现出“参差不齐”的状态。笔者认为,这可能是通过MTO利润边际的变化来调节的,而MTO利润的下边际又明显受到甲醇价格波动的冲击,导致MTO综合利润不仅会逼近盈亏平衡点,而且时而会跌破盈亏线,进而导致MTO利润下边际参差不齐。在图19和图20中,橙色实线是华东MTO的综合利润(这里笔者计算了宁波禾元的综合利润),我们注意到,蓝色实线的低点往往也是对应着橙色实线的低点,即聚烯烃上游加权平均利润的低点对应着华东MTO综合利润的低点,于此同时,在图中黑色虚线标注的三个时点上,不仅是华东MTO综合利润的阶段性低点,也是达到了华东MTO综合利润盈亏平衡点、甚至亏损线之下。在近三年的统计中,图中标注的黑色圆圈主要对应的时间段分别是2014年末至2015年初、2015年末至2016年初,以及2017年初至当年中旬,在上述三个时间段内,华东MTO综合利润被达到盈亏平衡点、甚至亏损。而这必然会导致生产企业的降负荷、甚至停工,比如最近发生的实例,2017年11月21日,浙江兴兴全线停车,涉及69wt/a产能的MTO装置,主要产出丙烯(外售)和乙烯(供三江环氧和MEG),主要是甲醇的强势导致利润亏损。而MTO生产企业的降负会对聚烯烃边际产出起到压制作用,边际供给的减少又将对价格起到支撑作用。但是,我们注意到,黑色虚线圆圈对应的华东MTO综合利润水平并不一样。2014年末至2015年初,虽然华东MTO综合利润没有打到盈亏平衡点,但是整体综合利润下滑速度非常明显,主要原因是PP价格下跌而甲醇价格依旧坚挺。从数据上看,2014年12月19日至2015年1月13日,华东PP价格从10450元/吨下滑到9600元/吨,跌幅约8.13%;而同一时期华东甲醇现货价格从2505元/吨上涨至2620元/吨,涨幅约4.59%。再看2015年末至2016年初,甲醇价格率先反弹,而PP价格震荡,反弹时点相对缓慢,也导致了MTO综合利润的压缩。从数据上看,2015年12月4日至2016年1月12日,华东PP价格从6950元/吨下滑到6490元/吨,跌幅约6.62%;而同一时期华东甲醇现货价格从1835元/吨微跌至1830元/吨,跌幅约0.27%。最后,2017年2月至当年中旬,PP最先开始下跌,而甲醇下跌时点缓慢。从数据上看,2017年2月10日至2017年4月5日,华东PP价格从9200元/吨下滑到8600元/吨,跌幅约6.52%;而同一时期华东甲醇现货价格从3135元/吨微跌至3105元/吨,跌幅仅约0.96%。因此,每当聚烯烃产业链上游加权平均利润达到阶段性低点,且下游加权平均利润在阶段性高点时,也对应着MTO综合利润的低点,而MTO边际利润的减少将驱动聚烯烃产出的边际下滑,进而支撑价格,使得上游加权平均利润开始好转,而下游加权平均利润开始下滑,产业链利润的反向传导开始。那么,如何来证明MTO利润的低点会驱动聚烯烃产出边际(预期)的下滑,进而对价格形成支撑呢?图23和图24中,笔者刻画了华东MTO综合利润走势和聚烯烃PP与PE两个品种的月间价差的对比(这里笔者用了1月和5月的月间价差)。我们注意到,从趋势上来看,聚丙烯的正套月间价差波动和华东MTO综合利润相关性更强,这也符合实际,因为当前的华东MTO装置中,PP产出量是大于PE的。但是,有一个在两幅图中都存在的共通点,即当华东MTO综合利润下滑时,聚烯烃正套月间差走弱,即近月弱、远月强,如上述图中黑色箭头标注的时段。这也验证了笔者的猜测,即当MTO综合利润开始下滑并达到低点(盈亏平衡点附近),MTO边际利润的减少将驱动聚烯烃产出边际的减少(或者说是产出边际减少的预期),进而支撑价格,所以我们看到相应的聚烯烃远月走强,月间价差走反套格局。而这一切最终将使得上游加权平均利润开始好转,而下游加权平均利润开始下滑,产业链利润的反向传导开始。三、总结:供需决定价格没有错,但是切不可忽视利润传导对供需的影响朴素的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供需决定价格,这没有错。但是,又是什么影响了供需呢?经过上文的分析和验证,笔者认为,聚烯烃产业链上下游间利润的传导会导致产业链供需边际,或者说供需边际的预期发生变化,而这又将作用于盘面进而驱动价格朝某一方向运行。那么,又是为什么利润传导会影响供需呢?笔者认为,供需的变化有两种发生方式:一种是主动的,一种是被动的。何谓被动:笔者认为,装置的计划投产、计划检修等属于被动变化,因为这已经在计划内,只是需要根据时间被动执行即可。何谓主动:笔者认为,供应和需求主动增减的核心或许是企业利润的现状或者说预期的变化,广义利润(包括上游生产企业产销利润、中游贸易商基差套保利润、购销利润、以及下游塑料加工企业的制品利润等)的好转会驱动供给增长、需求派生,反之,广义利润的下滑将会驱动供给收缩、需求萎缩。虽然产业链利润、供需、价格之间的博弈看似简单,但是其传导路径却隐藏在产业链上的各个细节之处,看似散漫却又浑然天成,唯有一层层抽丝剥茧的细致研究方可,“曲径通幽处”,或许有别样的风景。《题破山寺后禅院》唐-常建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

【1123要闻快讯】维也纳会议进入倒计时,多方角力,鹿死谁手? 米斗运营中心
米斗资讯 米斗资讯 微信号 midou888_zx 功能介绍
浙江明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属专业资讯窗口
「维也纳会议·原油」OPEC与俄罗斯等其他十个非OPEC盟国将于下周四(11月30日)在维也纳开会,讨论延长减产协议。外界预计,该组织可能同意将减产协议延长到明年3月底之后。据外媒周三(11月22日)援引消息人士称,眼下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正在试图找到更多的国家,一同努力重新平衡世界石油市场,并且已经邀请另外20个非OPEC成员国参加下周的维也纳会议。据知情人士消息,这次会议受邀的其他非OPEC成员国有阿根廷、贝宁、玻利维亚、巴西、喀麦隆、查德,哥伦比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刚果、埃及、加纳、印尼、象牙海岸、毛里塔尼亚、尼日尔、挪威、南非、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沙特阿拉伯已表示,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将会出席。不过,知情人士也指出,喀麦隆、尼日尔、挪威和哥伦比亚已经回绝邀请,而埃及和巴西也已经表示不会加入OPEC的减产。委内瑞拉石油部长Eulogio
Del
Pino周三(11月22日)表示,齐聚玻利维亚天然气会议的六个OPEC成员国部长今明两天上午将举行非正式会谈,将有助于在下周的OPEC会议前打造共识。他指出,委内瑞拉认为延长减产是必要的,OPEC延长减产应该通过协商一致的方式来做出决策,需要讨论将减产协议延长至2018年底。能源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分析师Michal
Meidan周四(11月23日)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石油贸易大会上称,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下周可能不会明确宣布延长石油减产协议,同时布伦特原油可能会在每桶65美元处遭到阻力。「产量·原油」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Baker
Hughes)周三(11月22日)公布数据显示,截至11月24日当周,美国石油活跃钻井数增加9座至747。11月至今油气钻井总数增加18座,为6月以来最大增幅。而去年同期美国石油活跃钻井数为593座。「国际政策·塑料」英国财相菲利普·哈蒙德近日于英国国会宣读2017年秋季预算案(Autumn
Budget),在税收方面提出塑料制品税,表示会考虑对塑料制品实施新的税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